7月1日,在日本東京首相官邸,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記者會上談修改憲法解釋、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內閣決議案。當日,日本政府召開臨時內閣會議,通過了修改憲法解釋、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內閣決議案,這意味著日本戰後以專守防衛為主的安保政策將發生重大變化。
  視頻:日本抗議民眾:愚蠢安倍 別碰憲法  來源:CCTV新聞
  中新網7月2日電 日本內閣會議1日通過修改憲法解釋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決議案。境外媒體分析稱,此舉意味著日本一直奉行的“專守防衛”政策發生根本性改變,憲法確定的“和平主義”框架遭到實質性突破。分析指,聯繫到日本當局否定侵略歷史的態度,日本軍國主義“戰車”已啟動,戰爭幽靈已出籠,將對地區安全乃至世界和平形成巨大威脅。
  香港《大公報》文章稱,1947年日本憲法第九條明確規定:永遠放棄以國權發動的戰爭,不保持陸海空及其他軍事力量,不承認國家交戰權。這既是國際社會對日本發動侵略戰爭的處罰,也是日本向全世界作出的“和平承諾”。解禁,說白了就是“允許日本做憲法所禁止的事情”,是對“和平憲法”釜底抽薪。安倍內閣明知,現在“動”憲法第九條無疑於玩火自焚,從根本上動搖了憲法貫穿始終的“和平理念”。
  放棄“和平主義”,日本將走向何方?文章說,答案已不言而喻,重走軍國主義老路是安倍深層謀略,也是其唯一選擇,而這也是其用“積極和平主義”代替“專守防衛”真正用意之所在。聯繫到日當局否定侵略歷史的態度,有理由認為,日本軍國主義“戰車”已啟動,戰爭幽靈已出籠,將對地區安全乃至世界和平形成巨大威脅。
  新加坡《聯合早報》2日文章分析稱,日本內閣不顧民間反對聲音,解禁集體自衛權,允許日本強大的軍隊出國參戰。這意味著日本對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以防衛為主的安保政策做了重大修改。日本政府的這個舉動引起了與日本有島嶼主權爭議的鄰國中國與韓國的不安。
  不過,該文表示,日本的政客文化不等於日本的民間文化。執著於一種信念而不輕易向政治屈服的民間文化依舊深層,雖然這種民間的信念,並不是總能清楚的表達,或也無法有效的制約時勢的走向。
  臺灣《聯合報》文章稱,未來即使未受直接攻擊,日本也可以為阻止對他國的攻擊而動用武力,這是戰後日本安全保障政策的重大改變。
  該文指出,過去日本政府對憲法第九條的解釋是容許行使“個別自衛權”,認定集體自衛權違背了和平憲法的精神。安倍認為,日本所處的安保環境與過去不同,積極探討解禁的可能,日前終於說服執政聯盟的公明黨,1日把釋憲決議案送交內閣會議通過,內容為日本的存在遭受威脅,國民的生命、自由與追求幸福的權利有明確危險時,憲法允許於必要時最小限度地使用武力。
  日解禁自衛權 美國漁翁得利
  臺灣《旺報》2日文章稱,美國大力支持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原因,主要是為其亞太“再平衡”政策上減輕財政負擔。隨著自衛權的解禁,日本軍費必然有所增加,正好彌補美國近來所減少的國防預算,美國畢竟遠離亞洲,若東北亞發生突發事件,日本的實時軍事介入能大大減輕美國的軍事成本。
  此外,分析表示,日本此後會開始加強軍事力量,快速縮小與中國之間的軍力差距,在東北亞地區逐漸形成能與中國隱隱抗衡的均勢局面,此舉將造成中日關係適度緊張,而美國會充分發揮其“均衡者”作用,讓中日對立常態化;美國透過日本代理亞洲局勢能更加巧妙地遏制中國軍事發展,又能最大限度地迴避與中國的正面衝突,可謂好處多多。
  但美國其實多少還是有受一些二戰的歷史情結影響,怕日本的軍國主義再度復辟,不然也不會“勸告”日本在行使自衛隊權利的同時,要註意其過程的“透明化”。
  臺灣《旺報》另一篇評論稱,日本推動修改憲法解釋進而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做法,透露出針對中國的三大目的:制衡中國、日美軍事一體化及干預臺海局勢。
  但有評論認為,此做法有利也有弊,日本自衛隊及防衛大學恐會像伊拉克戰爭時,出現退伍和輟學潮,更糟糕的是還會造成日本選民對安倍政府的疏離。
  此外,文章稱,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將加速日美軍事一體化,一個嶄新的東亞“北約”即將誕生,美日將藉此形成聯合軍事同盟,以軍事干預東海局勢。  (原標題:外媒:日終結集體自衛權 戰爭幽靈出籠美漁翁得利)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zw98zwdo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