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禮
   張建偉
   邵一鳴
  門診問題:
  艾滋病患者能否乘飛機
  門診專家: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 張建偉
  中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艾滋病首席專家 邵一鳴
  專家觀點:
  ◇對空氣傳播如唾液傳播等傳染性強的疾病患者,應當拒載
  ◇通過體液傳播如血液、精液傳播的,有權利搭乘飛機
  ◇對艾滋病患者的歧視不會提高人們的安全感,反而會增加風險
  “即便知道春秋航空公司會拒載艾滋病患者,如果重新讓我們做一次選擇,我們還是會購買該公司的機票,還是會主動告知我們中間有艾滋病感染者。”8月20日,艾滋病志願者程某接受筆者採訪時說。
  幾天前,程某一紙訴狀將春秋航空公司告上法庭,認為該公司拒絕艾滋病感染者乘坐飛機“屬於歧視”,要求公開道歉並賠償損失。據筆者瞭解,遼寧省沈陽市東陵區法院受理了這起案件。
  乘客主動告知後為何被拒絕
  7月28日上午,程某等3人來到沈陽桃仙機場,欲乘坐春秋航空公司飛往石家莊的9C8581航班。在辦理完登機牌後,他們主動找到春秋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員告知3人中有艾滋病感染者,並詢問能否乘機。
  事實上,程某在網上購買機票時,就發現春秋航空公司《特殊旅客運輸說明》規定:拒絕運輸艾滋病感染者。但程某等3人還是選擇購買了春秋航空公司的機票。“當時,我們以為,只要和春秋航空公司進行溝通,便能順利乘機,但也考慮到會發生拒載的情況。”程某說。
  程某等人走到機場打印稅票的服務台前詢問工作人員,3人中如果有一名艾滋病感染者和一名丙肝患者,是否還能乘機。春秋航空公司工作人員說,丙肝患者可以乘機,但艾滋病患者不行。程某反問工作人員:“我們當中誰有艾滋病你們怎麼知道?”工作人員要求他們主動告知,程某以個人隱私為由拒絕,工作人員無奈之下,只好將3人一起拒載。
  眼看著其他乘客順利通過安檢口,飛機按時起飛。程某等3人要求春秋航空公司退回全額票款,提供當天食宿等。但春秋航空公司表示,只有在機場醫務室開具證明,證明患有不適合飛行的疾病,才可以辦理全額退款。在協商不成的情況下,與程某同行的兩名傳染病患者分別戴上了紅色和紫色的眼鏡,眼鏡片上寫著“歧視”二字,手舉寫著“春秋航空請摘下您的有色眼鏡”的布單表示抗議。
  哪些情形不允許乘坐飛機
  這起訴訟經媒體報道,迅速成為網絡熱點。隨後,春秋航空公司對外接受採訪時稱:“按照民航局第49號令《中國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國內運輸規則》第34條,傳染病患者、精神病患者或健康情況可能危及自身或影響其他旅客安全的旅客,承運人不予承運。本公司保留拒絕運輸或拒絕續程運輸艾滋病患者和同行者的權利。”
  那麼,是不是所有的傳染病患者都可以被航空公司拒之門外?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建偉表示,是否拒載傳染病患者,要區分疾病的傳染途徑,對於空氣傳播如唾液傳播等傳染性強的疾病患者,不能允許其搭乘飛機混在其他乘客當中,但通過體液傳播主要是血液、精液傳播的,患者是有權利搭乘飛機的。
  “不過,這裡也先要區分艾滋病感染者和發病中的艾滋病人,感染者是完全有搭乘飛機的權利的,已經發病且有明顯病徵的艾滋病人需要將情況向民航作出說明,以便民航做好妥善安排,如在座位安排方面做特殊處理,病情嚴重的,可拒絕其搭乘飛機,因為航空公司帶有商業服務性質,不能不照顧到其他消費者的感受。”張建偉說。
  事實上,一個人是不是艾滋病患者,外表上一般難以分辨。而且,《艾滋病防治條例》規定,未經本人或者其監護人同意,任何單位或者個人不得公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屬的姓名、住址、工作單位、肖像、病史資料等。也就是說,除了艾滋病患者及其親屬,其他人一般不知道他的病情,在此情形下,規定禁止艾滋病人搭乘飛機,不過是一紙空文。
  中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艾滋病首席專家邵一鳴說:“如果沒有感染者自己站出來去接受檢測,我們根本無法知道誰是感染者。對艾滋病患者的歧視,絕不會提高我們的安全感,反而會增加我們的風險。”
  程某的委托律師則認為,在春秋航空公司拒載艾滋病患者事件中,一旦艾滋病患者主動告知病情,自身的權利反而受到限制,這其實不利於艾滋病的防治,甚至會促使艾滋病患者對相關工作人員隱瞞病情。
  8月21日,程某再一次選擇乘坐春秋航空公司的航班,併在機場舉著一張寫有“請公開向感染者抱歉”的A3紙。程某說:“這趟旅程還算滿意,遇到的春秋航空公司工作人員都表示艾滋病感染者可以乘坐飛機。”但是,程某並沒有因此而撤回訴訟,還是希望春秋航空公司公開道歉,承認自己的錯誤,傳播正確的艾滋病知識。
  同機乘客的擔心有無必要
  8月初,“春秋航空公司拒載艾滋病患者”的話題已經在微博等媒體上引起熱議:有意見認為這在情理之中,但大部分網友認為這是對艾滋病患者的歧視。
  航空公司拒載艾滋病感染者在全球已不是首例,早在2002年8月23日,泰國國家航空公司也曾拒絕一名患有艾滋病的婦女乘坐從東京飛往曼谷的飛機。泰國《民意報》報道,這名泰國艾滋病女患者在偷渡到日本後,發現自己的病情嚴重,希望回國與家人一起度過生命中最後一段日子。她回國的機票是泰國駐日本大使館免費提供的。
  泰國國家航空公司表示,這名婦女不能提供航空公司要求的醫療病例資料,因此航空公司不能確信這名婦女的身體是否足夠健康,可以承受長途旅行的勞頓。他們堅持認為,這不是對艾滋病病人的歧視。航空公司最終同意在飛機後部為其提供一個座位,但這位艾滋病患者已改乘日本航空公司的飛機回國。泰國國家航空公司的做法受到為艾滋病患者爭取權利人士的批評。
  春秋航空公司董事長王正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艾滋病人完全有乘飛機的權利,春秋航空公司也沒有拒載行為,只是個別的工作人員面對這一情況有一些緊張的心態,他們應該更多地去理解艾滋病患者。如果在不張揚的情況下,艾滋病患者去買票搭機,春秋航空公司不會拒載。”但他希望艾滋病患者別太張揚,因為別的旅客也需要有個接受過程。
  筆者在網上分發了100份問卷調查,收回有效問卷99份,根據數據統計得出,82%的人願意與艾滋病患者共同乘坐飛機,他們認為與艾滋病患者共乘飛機不會被傳染,就算是在其他地方,也可能會接觸到艾滋病患者,所以並不在意與艾滋病患者同乘飛機。其中65%的人雖然願意同乘,但表示會害怕,他們擔心艾滋病患者會比較極端,出現報複社會的心理,威脅到自己的生命健康。還有9%的人表示,如果能讓自己的座位與艾滋病患者保持適當距離,或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也能接受與艾滋病患者同乘飛機。
  調查還發現,98%以上的人都知道艾滋病傳播的三大途徑,也清楚同乘飛機不會被傳染艾滋病,但他們還是心存芥蒂,受訪者王小姐告訴筆者:“艾滋病又不會通過空氣傳染,我願意和他們同乘飛機,但我會檢查自己的座椅是不是放有小針一類的東西,會不自覺地關註對方的一舉一動,以防他們做出報複社會的行為。”
  有匿名艾滋病患者私信筆者說:“我身邊的患者看到一些帶有歧視的禁令,會產生逆反心理。但不要認為所有的艾滋病患者都會報複社會,也請想想社會是否善待過我們。”  (原標題:艾滋病患者有權利乘坐飛機嗎)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zw98zwdo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